欢迎光临!

第一次跟老外,被撑爆了 爸爸你想的话就进来吧

2021-01-14 15:11:55 分类:夜色撩人

 “你……你们忙,我只是过来拿东西的。”吴晋对刘雪琪做出的那姿势,刚好被返回铺位寻找东西的中年大妈给撞见。

“啊,你……你慢点啊,我感觉全身……好舒服。”刘雪琪被吴晋抱住腰肢,来了个犹如二人在做男女爱做的事一样的姿势。一边扭捏着想要反抗,可身体的强烈刺激,又让她有种欲罢不能、全身酥麻的感觉。

身体的剧烈颤动,让刘雪琪都没有发现返回来的中年大妈。

吴晋听见中年大妈过来,加之刘雪琪那犹如真的被自己那啥的娇嗔声,当下心生恶趣味,装作真的那啥一样,身体前后的活动了几下。

“我……”听着不忍入耳的女人低声呻吟,还有吴晋那一下就能看明白的动作。中年大妈数次想要开口,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,好不容易翻到自己丢掉的一个唇膏,大妈逃命般的一路狂奔,直到坐在新办理的铺位上,心里才稍微好受一点。

“好了,不要再乱动了。”狠狠地恶心了一下中年大妈,吴晋快速地将刘雪琪扶定,收起了调戏小姐姐的坏心思,用自己真气外放的手掌,在刘雪琪的肩膀、后背又是一阵抚摸。

确定了自己留在刘雪琪体内的真气,足以让她能够精力充沛地应对接下来的考试,吴晋这才放心。

十多个小时的路程说长不长,尤其是在有小姐姐在身边陪伴的情况下,吴晋觉得时间简直是飞也似地流逝。

到了要下车分开的时候,刘雪琪忽然将手机放在了吴晋的面前。

“嗯?这是想要把你的手机送给我吗?”看着手机屏幕上所显示出的二维码,吴晋故作惊诧的说道。

“你……你想的美,我……我是想加你的微信。”一路上经过前期的暧昧,以及睡醒后长时间的聊天,二人的关系显然不是那么生疏了。不过即便如此,第一次见面就跟人家男孩子要微信号啥的,刘雪琪还是第一次干,满脸绯红地低声对吴晋说道。

吴晋摇了摇头,淡淡的说道,“没有。”

“什么?”如果不是前期的熟悉,刘雪琪可能当场就羞愧的跑开了,“那QQ呢,加我的QQ吧。”

吴晋依旧摇头。

“那你的电话号码高速我,这总可以了吧?”刘雪琪还是不死心,第一次主动要异性联系方式,竟然被拒绝的如此彻底。

“这个,也没有……”吴晋的回答,再次让刘雪琪像是看原始人一样盯着吴晋看。

从吴晋的眼神中刘雪琪看出对方没有撒谎,只得扫兴的说道,“哼,你还真是神医啊,都什么年代了,还活的像是庙里面大神一般,一点也不接触外界。”

“放心,我们都在一个街道,总会再碰到的。而且你这么漂亮客人,就算是碰不到我也会被你吸引过去的。”吴晋不想在手机的话题上纠缠下去,因为吴晋并非真的什么都不懂的大傻瓜,手机之前有,不过在离开部队的时候,交还回去了。

刘雪琪一听也很有道理,再次询问了吴晋的家庭住址,嘟囔着小嘴巴,显得很不乐意地向吴晋伸出了白嫩小手,做告别状。

“记住,一定好好考试。我相信你能行的,下次咱们碰见,我就给你摆庆功宴。”吴晋却是一个熊抱将刘雪琪拥入怀中。在车上可是干了各种暧昧、揩油的事情。如今见小姑娘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吴晋忍不住地就安慰了起来。

十分钟后,吴晋终于拦下了一辆出租车。下车的人虽然不多,可这几年的阔别,不想故乡的变化如此之大。坐在后座上,吴晋左看右瞧的,显得好不新鲜。

“这位大兄弟,第一次来我们湖江市吧?”出租司机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大汉,见吴晋只是穿着一个绿色军衫,并且总是四处张望,还以为吴晋是个刚进城的民工呢。

“告诉你,来湖江市坐我黄大飞的车子就对了,这次工地要干多久,诺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

“如果遇到个阴天下雨、酷暑高温在工地里呆着不耐烦了,给老哥我打电话,老哥带你到好玩的地方找刺激去。”出租司机说着,还真的腾出了一只手来,将一张名片递给吴晋。

吴晋此刻满脑子都是儿时记忆的画面,只是顺手地接过名片,便继续向窗外张望而去。

足足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,吴晋这才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因为车子已经开到了与吴晋目的地不在相同方向的一个偏僻山野。

“师傅,从车站到湖滨街道,要不了这么长时间吧?”

“你这把我拉到罗牛山,是想干什么?”这条路的尽头就是湖江市唯一的一座罗牛山森林公园所在,没想到这出租司机竟然趁自己沉浸在儿时往事时,把自己拉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。

司机大汉闻言,索性将车子停了下来,“哥们看来是咱湖江市本地人啊,哎哟,这可真的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误会误会啊。”

司机嘴上这么说着,手中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多了一个金属的小钢管。心中暗道自己原本想宰一下外来农民工的,不过既然已经带到了这地儿,无论吴晋是否是本地人,不能白忙活一趟。

“说吧,你想要什么?”那管子其实是一直长匕首的外套,吴晋一看顿时就明白了七七八八。

“很简单,老哥我这车子遇到了点故障,不能再走了。”

“是因为带你走了这么多路发动机给烧坏了,这么着吧,你给我八千,我给我朋友打电话,让他过来接你。”大汉司机倒是不含糊,一开口就要了八千。

吴晋闻言后顿时火冒三丈,当下一个猛踢将后座车门给踢掉。

“加上这车门,八千恐怕不行了吧?”吴晋冷笑着,很无所谓地说道。

司机大汉先是被吴晋这举动吓得一愣,下意识地就拔出了匕首,拉开车门想要来找吴晋算账。

可是刚下车这大汉司机就愣住了,因为他发现自己即将对付的目标,竟然就在驾驶室的车门前。

“你……少尼玛的的洋气,告诉你,这附近可是有老子的朋友开的一个矿场,不放老实点,赔老子的损失,老子立马让朋友过来把你抓紧矿坑里面,一辈子都别想出来!”大汉司机不知道天生智商欠费,还是久经沙场的确是有两把刷子,面对表现出超强力量以及超快速度的吴晋,竟然是一点不怂。

“原来就是给黑矿抓劳工的啊,”吴晋才不管大汉司机手中那露着白色寒光的匕首,伸手一下就是一把抢了过来、扔在了地上,再用手一提溜,直接将奖金两百斤的大汉司机从驾驶室里拉出来。

用力一甩,大汉司机顿时整个人在地上翻滚了起来,一直滚落到路旁的旱水沟里,这才算是停了下来。

“我说你是不是傻啊,老子哪里看起来像是会被人当无偿劳力的工人啊?”吴晋来到了大汉的身边,对着他的肚子又是狠狠地一脚,在大汉司机杀猪般的嚎叫声停止之后,吴晋一脸无奈的说道。

“你,尼玛的找死是吧,实话告诉你,前面路口拐过去就是矿场了。”

“我只要大叫一声,矿里的兄弟出来,保证让你这臭小子死无葬身之地!”大汉司机倒是嘴硬,被吴晋这毫不客气的一顿暴揍,一般人可能早就跪地求饶了不过大汉司机却竟敢继续威胁吴晋。

“老子给你这个机会。”原本还一心想着赶快归家、见到父母的吴晋,忽然改变了想法,因为他忽然感觉到了一股令自己无法拒绝的强大吸引力,正从不远处的一个高大围墙里散发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