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!

男女互摸私处文章| 不可以在车里不行太大

2022-05-10 14:36:21 分类:夜色撩人

    神仙山突然有了一个巨大的阵法屏蔽着神仙山的灵气,这让已经进山的几十个修仙者,既吃惊又好奇。

    不过,这件事对所有人都没有坏处,只会有好处。

    因为神仙山的灵气不再泄露出来,就不会吸引更多的修仙者前来,竞争也就小了很多。

    毕竟资源和地盘就那么多。

    否则再来一些修仙者,还不得第三世界大战啊。

    至于是谁设下这个阵法,就得靠大家去寻找真相了。

    但,这不是重要的。

    所有人忙着进入神仙山的深处,寻找能助修炼的药草,炼制丹药。

    但蛇虫鼠蚁和各种危险的动物,让修仙者望而却步。

    而萧烨和凌璟玄知道知道这个真相,却闭紧嘴巴,不敢泄露一点秘密出去。

    他们在吾天的洞府附近,找到了一个上百平方的洞穴,非常适合他们选在这里开洞府。

    干燥又干净,洞穴里杂草很好,也有阳光透进去,一点都不黑。

    整理好洞穴,添置了一些桌椅碗筷,才设下一个保护洞府的阵法。

    这个洞穴正式成为他们的洞府。

    到了下午,凌璟玄和萧烨就开始修炼了,在喝下安晚给的一杯灵泉水,他们分别服下化神丹和练虚丹,马上进入修炼状态。

    而西野也在自己的洞府里修炼,他的洞府本来很靠近吾天的洞府,所以他没再搬家。

    尽管还是隔着挺远的距离。

    在休息了一上午之后,他也开始服下化神丹进入修炼中。

    ——

    太阳升到半空。

    在院子发呆的安晚,时不时地望着神仙山的方向。

    想着今天那些修行者的反应。

    以及乖乖说那些人肆意破坏神仙山的环境,见到稍微有用的草药都搜刮干净,搞得寸草不生。

    她就很生气。

    果然他们没有付出一点辛苦的汗水,就不会珍惜神仙山的一草一树。

    看来她得努力修炼了,尽快晋升练虚期,不然怎么扛起保护神仙山的责任。

    幸好东曦是渡劫期,有他这个王牌在,她才安心不少。

    不然都要扛起铺盖连夜跑路了。

    看到安晚一上午都是神不守舍,陆嘉言猜不透她在想什么。

    “晚晚,你是不是有心事?”

    “啊?我没有啦,我只是想妈妈和大哥他们了。”

    安晚撒谎的时候,一张小脸都红透了。

    “真的吗?”陆嘉言脸上写着“我不相信”。

    “真的啦!嘉言哥哥,你好烦啊。”她被他盯着,弄得她混身不舒服。

    站起身,准备进屋躲开他。

    偏偏这时,陆知礼从外面回来了,手里拿着几根冰棍。

    “妹妹,吃冰棍了。快来,冰棍可甜了。”

    “哈?”安晚身体一僵,迈出的右脚又缩回来。

    转身看一眼陆嘉言,见他不说话。

    她才看着陆知礼,“五哥,进屋吃,外面好热啊。”

    她还是要进屋吃,不想被陆嘉言问事情。

    因为她了解他。

    陆知礼跑进屋里,陆嘉言跟在后面。

    每人拿着一根冰棍在那舔着。

    陆知礼不喜欢舔,是直接咬着吃。没两下就吃完了,站在一边,眼巴巴看着安晚吃冰棍。

    “没有,你已经吃了一根。”她扭过去不给他看,坚决不给他吃。

    每人一根冰棍最公平。

    而且他如果吃多了,万一闹肚子怎么办?

    “我的给你吃吧!”陆嘉言把吃剩的一半冰棍给了陆知礼。


 

    他现在病刚好没多久,还不能吃太凉的东西。

    加上心情不是很好,没有胃口吃东西。

    “哈哈哈!谢谢四哥。”陆知礼可开心了,差点蹦起来。

    从陆嘉言那拿走半根的冰棍,他一点也不嫌弃地吃着。

    安晚看着陆嘉言离开的背影,突然嘴里的冰棍都不甜了。

    怎么办?

    惹他生气了。

    可是她要和他怎么说?

    现在就告诉他,她不是这个时空的人,是借尸还魂,重生到这具五岁女童的身上。

    告诉他,自己有一个灵泉空间,里面有治百病解百毒的灵泉水?

    告诉他,她还可以修仙?

    也不是不能告诉他,只是不是现在。

    她是想着等过段时间告诉他所有有关自己的事。

    看到安晚没追来,陆嘉言心里很难受。

    她还是不够相信自己,才会到现在也不愿意告诉他有关她的所有事情。

    陆知礼看到安晚发呆,手里拿的冰棍都融化了。“妹妹,你怎么不吃啊?”

    他直接凑过去,张开嘴巴含住她手里有些融化的冰棍,哪怕变成水他都要吃光光。

    “我不想吃,你吃吧!”安晚把冰棍递给他,转身就去找陆嘉言。

    找到他的房间,只看到他在窗口仰望蔚蓝的天空。

    “嘉言哥哥……”她叫了一声,也不见他有反应。

    这让她心里很难受。

    他真的生气了。

    是不是他误会什么呢?

    安晚便把房门关上,小心翼翼地走进去。

    一脸凝重地来到他身后,从背后抱住他。

    十一岁的他,身板羸弱偏瘦。

    尽管病刚好,每天有肉吃,也不见他胖起来。

    “嘉言哥哥,你别不理我,我心里很难受,真的。”

    “我知道是我错了,不该什么事都瞒你。可是我现在不知道该从哪里跟你说起我的事,我也害怕你不接受我的秘密。”

    “嘉言哥哥,你很聪明,肯定能猜到我在说什么,做什么。你害怕吗?”

    安晚既难过又矛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