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!

好想有人给我添下面| 最爽的乱纶系列小说TXT下载

2022-05-10 14:57:36 分类:夜色撩人

   “哪有本事?就凑巧有三个亲戚在不同的废品站工作,借着春节走亲,我假意要去他们的废品站找些关于泡制药酒方面的书,就让我随便进去翻找,没想到真有货。”

    “以后你送他们每人一瓶药酒,就说你学着做出来的。”

    “对啊,那个虎骨、虎筋酒,你不是让我和泡药酒的甘师傅每人留着六斤嘛?我打算给三个亲戚每人送一斤。”

    “不错了,这‘谢礼’足够贵重,虎骨、虎筋酒,你问问那位师傅就知道,药用价值很高的。我们老板拿出去重新包装,用白瓷瓶装,每瓶明码标价,要几百上千块,有钱人抢着买还买不到的。”

    孟桃实话实说,经过空间加持的普通竹叶青,都被抢破头,何况是虎骨、虎筋酒?几百上千块一瓶,还是往保守了说。

    张福却认为她在吹牛:“一斤装的,每瓶能卖几十块顶天了。”

    孟桃不跟他争,开始说正事:“老板今天送过来一头马鹿和一头野猪,应该已经送到小仓库里了,你请个杀猪的处理一下,还请你们酒厂那位药酒师傅,泡制鹿耸、鹿筋、鹿鞭酒……总之能泡酒的都做了。鹿肉和野猪肉你可以各留十几斤,送人情和自家吃,其余的装竹筐,还放在小仓库里。”

    张福一听有鹿,这可是好东西啊,兴奋道:“活的?”

    “当然是打死了的,活的怎么运过来?”

    “行,那我马上去!不用找别人了,甘师傅专门泡药酒的,他就会宰杀这些活物,剔骨剥皮什么的,可内行了。”

    张福说着,把两个抽屉锁上,孟桃心里慨叹:谁能想到这么简单的桌子抽屉锁着金银珠宝?好在这年月小偷少之又少,入室盗窃更是没有几个敢的,但还是提醒张福,让他最好分开收藏,鸡蛋别放一个篮子里。

    张福答应着,又打开另一个橱柜,里面五六件瓷器,是说好要半送关卖给孟桃的。

    孟桃一看他单手拿出叠放着的三个青花碟子,顿时胆儿颤了颤,赶紧伸手接过来——这要真是古董,被他如此粗鲁对待,碰坏一点点那价值就大打折扣了。

    还有一个满地花的小碗,一个花篮式的小提壶,一个憨态可掬又不失威仪的青花将军罐,一个斗彩鸡心碗、一个描金边攒盘。

    都是非常精致漂亮的瓷器,女孩子看到了肯定都会喜欢,所以张福要送给孟桃。

    孟桃初步看过,觉得应该都是正品,明朝和清朝的产物,保存得非常好,现阶段可能不值多少钱,但要留到后世,价值就不可估量了。

    对张福说:“我就都收下了,到时带回去让会鉴定的人看看,如果确系正品,估个价给你。”

    张福道:“都说了送给你的,你非要给钱,那一件算五块,这么简单不就完了?”


 

    “你傻啊?有钱不要?”

    “既然值钱你怎么还嫌弃?”张福假装生气:“不要算了,我自己拿出去处理。”

    “不行,你都让我看见了,见者有份!那就一人分一半钱,好了吧?”孟桃说,她其实真的很喜欢这几样小瓷器,可不舍得放开。

    张福这才笑了:“好吧,一人一半。”

    瓷器依旧放回橱柜里,等孟桃要回家了再拿走。

    两人出到厅堂里,张福告诉张爸和金牛:“我有事去一趟酒厂,你们在家,厨房炉子上我妈炖着排骨汤,让桃花看着,晚饭前我要是赶不回来,你们就先吃,别等我。”

    张爸道:“早点回来,金牛难得来,你用三轮车带他出去四处转转。”

    “肯定的,金牛你反正回村里也干不了活儿,多住些天,咱们天天出去转圈,保证让你熟悉县城。”

    金牛笑着:“行啊。那你先去忙,早去早回。”

    孟桃却又叫住张福:“刚才吃饭的时候小弟说,后巷有一家姓田的,刚搬来,你认识他们吗?要不去问问,他们从哪来的?”

    张福说:“我在县城长大,这前后三条巷子人家,基本上都知道一些,刚搬来那家真不认识,只听说他们姓田。”

    “临水村的田家,我以前跟你们说过的,搞不好是他们。”

    “什么?是他们?!”张福、金牛异口同声,显然都没想到。

    张爸问:“那个田家是农业户口,他们不在村里劳动挣工分,跑县城来买房子,还一大家子住这,靠啥吃?”

    孟桃:“他们家那儿子原先在省城大工厂上班,今年春节回村过年,被人打到住院,赶不回去上班,就自己辞职,得了一笔安置费,一直在县城医治,他妈和兄弟姐妹都跟过来照顾,大概是人太多,手头又有钱,索性就在县城买个院子住着,靠那笔钱,他们应该能过一阵子的。”

    “哦,原来是这样,就以前那个……那小子活该,叫他不安好心,打死了才好!”张爸见儿子给自己使眼色,没再继续探问下去。

    张福对孟桃说:“不用特意去问,等晚上我回来,带你过去就知道了——他们买的是没人住的老院子,只要一百块钱,房子破旧,一边围墙还塌了,他们也不修好,就拿几根木头横着挡拦,邻居们从边上路过,都能清清楚楚看见院子里,我们也去走走看看。”

    “好,那你早点回。”孟桃答道。

 此时,在张福说的那座破旧院子里,吵架声仍未停歇,只不过没有之前那样激烈,张弟说的女人彼此干架、男人打女人,被好心的邻居们拉开并劝住了,目前就只剩下对骂打嘴仗,围观的群众也还不少。

    这院子不仅破旧还很小,约莫只有五六十平米空地,其余三间旧屋,倒是砖瓦结构,看上去是经过粗略修整了,另有两间低矮厢房充当厨房、杂物房。

    正屋里简陋的木板床上,一个男人躺靠在床头,闭目皱眉、冥思苦想着,仿佛回响在耳边的吵架声根本不存在,这个人正是田志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