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!

作文搞j (征服贵妇)全文阅读

2022-05-10 15:05:24 分类:夜色撩人

  在田志高一遍又一遍耐心讲解下,田志远总算是看懂并熟记下这张只有他们兄弟俩看得懂的“地图”。

    田志远摸摸那张“地图”上标识的地名,有些发愣:“三哥,你也说是三年前去过,隔这么久了,没记错位置吧?可别让我白跑一趟,那么远的地方,人生地不熟的,又是边境,谁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?”

    田志高看着他:“怎么?还没去就害怕了,没听说过一句话:富贵险中求?何况那地方非常隐蔽,以前曾经是矿区,道路通畅并没有什么危险。你如果没有胆量,那就算了,等我完全好了,我自己去,到时候如果那些东西还在,那我吃肉,也能带着你们一起,就怕错过了时机,被别人捷足先登,比我这个伤残人去得快,那就没指望了——

    本来可以轻松让我们兄弟几个富裕起来、成为人上人的,结果就因为落后一步,全部落空!这可怨不得一辈子缺吃少穿,住也没个好地方住,连下一代都得跟着你受穷。”

    “哥,三哥!你、你别说了,让我好好想想。”田志远抓了抓头,神情纠结。

    让他只身一人去Y省就算了,还直接跑去边境大山里的玉石矿区,他虽然见识不广,好歹也是个高中生,怎么能不知道边境有边防警卫驻守?那装备可全是真枪实弹,万一把自己当成非法越境人员,直接一棱子突突突了怎么办?

    自己才刚结婚,就快当爹了,可不舍得死。

    田志高看着变成苦瓜脸的田志远,心里骂了句胆小鬼,这大好的赚钱门路,要是换个人,早就赶紧跑去了,自己这个弟弟却还在犹豫不决,真有点怀疑,他到底能不能成事?

    前世田志高功成名就之后,也有闲情逸致到处旅游,还喜欢带着不同的美女,坐着大房车边境游,由此也结识了一些同道中人,大家都是权势富豪,一起吃喝玩乐间隙,会彼此分享些奇闻怪谈,或自己亲历的故事,其中一个关于玉石宝藏的故事,就是他在游玩路上听来的。

    而且,田志高还跟着那位故事主人公,亲自去到起出大批翡翠玉石原矿的地点,露营玩了两天,所以他记忆深刻。

    那地方就在Y省边境某地,众所周知,那儿盛产翡翠玉石矿。


 

    那位故事主人公是个下乡知青,姓林,吃了不少苦,直到八十年代才回城,却没有工作分配,一穷二白,但他搞地质工作的父亲给他一个惊喜,留下一大笔财富:

    林父五十年代就开始在Y省边境玉石矿区工作,也不知是特异功能还是多年积累的经验,凡是经他挑中的原石矿,百分之九十含有极品翡翠;

    但是在玉石矿工作的人员,出入矿区是要被检查的,林父即便有辨识翡翠原石矿的本领,他也无法带出一粒矿石。

    林父存了私心,他和一位运输司机合伙偷矿石,他们的做法就是,林父负责挑选矿石并做记号,运输司机搬运到原石矿保存地点,中途路过一个涧溪,运输司机就把那些矿石扔下路边涧溪。

    涧溪是林父事先勘查过的,不深也不浅,这边又极少有闲人行走,所以基本上没人会发现。

    他们打定主意做长期“投资”,每次不多扔,就三两块,但积少成多,扔了四五年,涧溪里都滚满了原石矿。

    后来那位运输司机出事故死了,才终止了扔投原石矿。

    75年,林父所在的玉石矿采完了,那一带撤走了武装守备,只是偶尔有警卫巡防走过;而林父调离,他暂时也没有能力运走那些矿石。

    81年,病危的林父把这件事告知林某。

    林某立刻想法子进入运输车队当学徒学开车,直到83年,他有单独出车的资格了,就找个机会,直奔Y省边境,找到那个溪涧,把那些原石矿起出来,据说跑了好几趟,才算是把原石矿运完了。

    之后他靠着这批原石矿做启动资金,生意通达四海,成为全球富豪榜上排名前五的大佬。

    当时田志高听完这个故事,非常的震惊,也羡慕极了:想一想,那么多的极品翡翠,值多少钱!

    如今他是天选之子,有机会重生一世,那些翡翠,归他了!

    当年告诉田志高这件事的林大佬,他起出了那批翡翠矿石,未必就分给那位运输司机的后人。

    田志高没有问过,也不用问,猜就知道不可能分的,谁会那么傻?

    现如今田志高是因为动不了,也实在缺钱,才不得不让田志远参与,好在是亲兄弟,而且路途遥远,先让田志远当先锋去探探虚实也好,等明年田志高身体痊愈了,就可以兄弟合力,全都运回来。

    今年正好是75年,那个玉石矿已采完,人员设备警卫将全部撤走,闲人入内,只要小心谨慎些应该是不怕的,就算碰到巡查,编个借口也不难。

    反正第一次去又没开车大肆运矿石,看准机会在随身行李里塞两三块小点的就行。

    林大佬是83年才去找那批原石矿,现在才是75年,还有8年时间,田志高可以慢慢来,就算每年运一车,也能把原石矿统统搬完了!

 田志高和田志远商讨去Y省的当儿,隔着一条巷子的张福家院里,张爸教金牛下象棋,孟桃没事干,在菜地里玩。

    这院子大,原先的主人开辟出几垄菜地,张爸张妈也拿点菜种子给撒上,绿芽是长出来了,却不均匀,有的地方拥挤,有的地方稀稀拉拉。

    孟桃拿根竹片细心地给菜苗松土,干完两垄地,张弟都放学回来了,嚷嚷着肚子好饿,孟桃就洗手开始做饭,等到晚饭做好,听见铁皮门被拉开,一看是张福骑着三轮车进来。

    “都办妥了!野猪肉、鹿肉装在竹筐里,放进小仓库,鹿茸、鹿筋、鹿鞭这些留在甘师傅那里再处理一下泡酒,这个酒得明晚上才能泡制好,封坛之后放进小仓库。”

    张福对孟桃说完,又问道:“小仓库很牢靠,野猪肉、鹿肉放里面倒是不怕被老鼠什么的咬吃,但这天气暖和,怕坏掉,那就太可惜了!甘师傅说这肉多好啊,特别是鹿肉,可难得了,金贵着呢。”

    孟桃说:“没事的,最多今晚到明天早晨,老板会派车过来运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