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!

小学生被玩肉缝 (粗糙地撞了起来)全文阅读

2022-05-10 15:11:07 分类:夜色撩人

  只是不知道田家人能否如愿,可以一直呆在城里,再也不用回村了?

   三轮车靠近木头栅栏缓缓前行,院里的王水凤不在意地扫了一眼,这巷道每天人来人往,她不能都认得,而且夜幕下看不清楚,就算看清楚了她也未必认出孟桃花。

    这时候的孟桃头发已长齐肩膀,平时就那么留着,今晚特地扎起两个刷刷辫,再围了条粉色纱巾,遮住半个脸,别说王水凤,就是熟悉的人晃眼看也不一定认出来。

    屋里走出两个男人,是田志远和田老六,田老六缠着田志远不知说什么,被田志远吼两句,灰溜溜地蹭到王水凤身边,拉着王水凤的衣袖求告:“妈,你说说四哥,让我一起去嘛!”

    王水凤就说:“老四啊,要不……”

    田志远不耐烦:“要不我不去,让老六去,行不?”

    “你这孩子,怎么说话呢?叫老六跟你做个伴不好吗?”

    “妈!你以为是去蒙州还是去省城啊?这是去Y省、Y省!知道吗?从我们这儿去到Y省途经两个省份,要多少路费?三哥只扣定给这点钱,哪里够两个人?还有,我前阵子在村里办了外出证明,改改日期就成,老六他连个证明都没有,怎么去?”

    “这倒也是。”王水凤回头拍了田老六一下:“你啊,就老实在家呆着,听你三哥的话好好看书,白天没事多给你三哥念念报纸,他现在还不能下地,成天躺床上心里烦躁。”

    田老六愤愤然:“又不让上学,我自己能看懂什么?三哥就是偏心,他只对四哥好,让四哥去旅行,我和老七却天天呆在家做井底之蛙!”

    田志远在他头上敲了一下:“我旅行?那你去啊,那是玩命懂不懂?有胆量你去!”

    王水凤:“快别嚷嚷了,你三哥都说这事不能往外头说!”

    “放心吧,人家就算听见了,也不知道我们说啥。”

    “那你行李准备好了没?明天要赶早班车去蒙州搭火车,今晚早点睡,我得给你烙几张饼子路上吃。”

    “多烙点,我三哥就给这点钱,粮票又没换到多少,也不知道够不够吃用。”

    “知道了,今儿买到十来个鸡蛋给你哥补营养,也给你煮几个带着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三轮车慢慢走着,也渐渐离远了,再听不到田家母子说什么。

    张弟笑嘻嘻问孟桃:“是不是很好玩?他们家从搬过来就这样,不是吵架就打架,前两天那个老六还跟老七打,直接摁地上捶。”

    张福瞪眼:“你也想学他们?回家跟我打?”

    张弟摇头:“我现在打不过你,等以后我打得过了,也不打!”

    孟桃问:“打得过,为什么不打?”

    张弟傲娇地一甩头:“我就这么个亲哥,疼他还来不及,干啥打他?”

    孟桃挺意外,看不出来,这皮小子居然情商很高的样子。

    金牛笑着伸手摸摸张弟的小脑袋,张福则白了自家傻弟弟一眼,人不大,说句话倒是轻巧,谁疼谁来着?

    张福叫张弟等会负责买电影票,张弟说没问题,一张票一毛钱,拿钱来。金牛身上带了点钱,立马就掏出来,张福拦着,说在县城自己的地盘,看电影怎么可能要金牛出钱?

    孟桃坐旁边不作声,貌似看着金牛和张家兄弟你推我让,实则在回想刚才田家母子的话。

    从王水凤的话里可以猜测到,田志高现在还躺床上行动不便,那就表示,他除了重生这个机缘,应该没有别的诸如空间灵泉之类的外挂,不然都一个多月了,他的伤势并无太大起色,田家境况也只是这个样子。

    另一个问题,田志高为什么让田志远去Y省?千里迢迢,还不准泄漏给外人知道,肯定有什么目的!

    Y省,是西南边境省份,风景秀美,物产丰富,更以盛产古树茶和翡翠玉石出名。


 

    孟桃前世去那里旅游过,不止去过一次,因为那里确实非常的美丽迷人,只要有机会就愿意去。

    现在这个年代,大部分人温饱问题还未解决,旅游并不盛行,后世人们趋之若鹜的风景区基本都没开发好,田志远到底去那里干什么?值得探究!

    到了电影院,一看人还不少,贴在墙壁上的海报,写明今晚放映的片名,是战斗故事片《南征北战》和《小兵张嘎》,竟然连放两部,就是一张票可以看两部影片,张福笑着说这是周末才有的福利,张弟乐坏了,拿着他哥给的钱,赶紧去买票。

    张福把三轮车推到单车停放的地方,锁好,和金牛、孟桃站着等了一会,张弟就举着电影票兴高采烈跑回来,拽着张福的衣角让他低头,兄弟俩嘴对耳说了两句,张福就掏口袋拿出两毛钱,张弟拿到钱又跑走了。

    等他再回来怀里抱着两个报纸卷成的卷筒,不用张福说,就塞给孟桃一包,孟桃接在手里,闻到一股炒货香味儿,打开看原来是葵花籽儿,挺大一包,一毛钱一包很值了。

    拿着票进了电影院,有张弟这个鬼精灵,就不用工作人员找座位了,四个人坐一排,孟桃对金牛说:“趁着没放映,瞧好了,这就是电影院。”

    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,张弟更是故意嘎嘎声笑得夸张,被张福捶一下老实了。

    金牛转着头张望:“就这样一个大屋子啊?觉得有些儿气闷,还不如我们乡下呢。乡下放电影在露天院里,地方够宽,透气。”

    孟桃和张弟啃着瓜子,不吱声。

    张福呵呵乐:“乡下放电影肯定好玩,等有机会我也去你们村看个电影。”

    “好啊,听包大队长说,电影队有时一个月来两次,有时隔一个月来一次,在小学校的操场里面放映。”

    “诶,你们村不是没通电嘛?”

    “电影队有发电机,还有大大的几个箱子,他们说那叫音箱。到时候你来,我给你准备一张薄膜。”

    “干什么用?”

    “防备下雨啊,有时候电影放到一半,突然下起雨来,那时你就拿出薄膜往头上一盖,继续看。”

    “你每次看电影都带个薄膜?”

    “对啊,我可有经验了。”

    “那放映员和机器怎么办?”

    “机器有大雨伞挡着,放映员穿起雨衣就行了。”

    “哈哈哈!”

    “呵呵呵!”

    两个人笑谈中,灯光一暗,上头一道强光射向银幕,电影开演了。

 连续两部电影看完,用了两个多钟头,中途张福领着金牛去了趟厕所,孟桃和张弟一直像两只小老鼠啃瓜子啃得口干,又没水喝倒是不需要上厕所。

    张福和金牛很认真地看电影,给他们瓜子都不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