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!
  • 首页
  • 夜色撩人
  • 两根一前一后挺进她的身体: 女同学衣服上露出两个点点

两根一前一后挺进她的身体: 女同学衣服上露出两个点点

2022-05-10 15:45:48 分类:夜色撩人

    起先,二丫觉得是小师姐忙忘了,并没有太放在心上,坚定相信小师姐会给自己送请帖。

    但是,随着婚期一天天接近,二丫满心的期望渐渐被失落填满。

    今天是初五,明日小师姐就要大婚了,可她从早上一直等到现在,太阳都快下山了,却还没看到齐国公府的过来,难道小师姐是真的不想请她去参加她的婚礼吗?

    二丫起身张望,街角卖糖葫芦的摊贩都要收摊了,可她等的人却没来。

    期望再次落空,二丫难过极了。

    “真的忘了?”小姑娘低声自问,小脑袋垂了下来,像是霜打的茄子,蔫巴巴的。

    林春走了过来,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色,小声喊道:

    “二小姐,太太叫您进屋吃饭呢。”

    二丫转过身来,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   有马车匆匆从大将军府门前驶过,准备进屋的二丫耳朵一动,黯淡的双眸刷的亮了起来,惊喜转身,却不想,马车径直从大将军府前驶过,根本不是来给她送请帖的。

    惊喜的笑脸瞬间僵在脸上,冷峭的春风吹过,小姑娘明亮的大眼瞬间被蒙上一层水雾,她强忍着,猛的吸了吸鼻子,气呼呼跨过大门,朝大厅走去,一步一步,踩得地面“咚咚”响!

    “怎么了这是?”刘氏关切问道。

    王若丸一边摆下碗筷,一边打量二丫那又气又委屈的模样,试探着问:

    “齐国公府没人过来送请帖?”

    她话音刚落,二丫就气哼哼的一屁股坐下,抓起碗筷,一边猛扒白饭,一边恶狠狠道:

    “人家压根没把我当朋友,我再也不会用热脸贴人冷屁股了!”

    说完,又咽下去一口白饭,补充道:“我不跟她好了!”

    “你能这么想,大姐很欣慰。”林美依笑着给妹妹夹了一块肉,“来,多吃点。”

    二丫顿时噎住,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,呆愣愣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姐姐居然是这种反应。

    她不该赶紧过来安慰安慰她的吗?

    呜呜呜,大姐你没有心!

    二丫嘴巴一扁,放下碗筷,气冲冲回房去了。

    刘氏追了两步没追上,忙让下人跟过去看看,回过头来,没好气的瞪了林美依一眼,

    “瞧你给人逗的,她日日在大门口盼着,这会儿什么也没等来,心里正难过呢,你这一说,人都给你气走了!”

    王若丸想劝,林大郎适时咳嗽两声,给她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不别管,这不是什么大事。


 

    王若丸点点头,听相公的。

    林美依站起身,无奈的看了母亲一眼,“我过去看看,你们先吃,不用等我。”

    刘氏摆手示意她快去。

    林美依来到二丫的小院,林夏正站在紧闭的房门口哄着问:“二小姐,要不您告诉奴婢您想吃什么,奴婢去厨房给您端来?”

    屋里传来二丫别扭的拒绝:“我不要,你走吧,别管我,我想一个静静。”

    “这......”林夏正犹豫着,就见林美依忽然出现,抬手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    林夏一顿,而后行了一礼,退下了。

    房门口没了动静,屋里静了片刻,房门忽然从里面打开,二丫不悦的小脸出现在门后,气鼓鼓的看着林美依。

    “这下你高兴了,我要和陈湘绝交!”

    林美依很想说“这很棒棒”,但她没说,因为她知道,她要是说了,面前这个小丫头能气得半月不理她。

    “屋里黑漆漆的,把灯点了。”林美依一边进屋一边吩咐道。

    二丫下意识听从命令将打火石拿起来,点燃了蜡烛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该这么听话,这一点都不像是受了委屈的人该有的样子,又“呼”的一吹,将蜡烛灭了。

    室内一片昏暗,林美依长叹了一口气,也懒得去弄,站在黑暗中,直言道:

    “这两日你不要出门,外面不安全。”

    二丫想也不想就问:“为什么?”

    林美依没答,只说:“这次是你赢了。”

    “嗯?”二丫不解的发出疑问,“什么我赢了?”

    林美依勾唇一笑,伸出手,在黑暗中准确的掐住了二丫肉呼呼的脸蛋,一边揉一边说:

    “你走进她心里去了,好好呆着,饿了就叫下人将饭菜送来,乖乖听话,好好习武,一切疑问,大婚之后都会有解答。”

    又捏了一把妹妹脸上的肉肉,林美依转身走了。

    二丫满心的疑惑,都不知该找谁解答,小姑娘站在屋内反复回忆姐姐说的话,总觉得奇奇怪怪的,好像有什么不对。

    天黑压压的,她往外看了一眼,也不知是怎么了,心忽然猛的缩了一下,令她喘不过来气。

    不过这感觉来得突然,消失得也很快,短暂得二丫都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出现了幻觉。

    院子里的树叶“沙沙”响,好像起风了......

精致的闺阁内,烛火被风吹得忽明忽灭,林美依放下手中这厚厚一沓信纸,起身来到窗前,将敞开的窗户关上,把冷风隔离在窗外。

    没有风吹,烛火不再闪烁,室内瞬间变得明亮。

    林美依重新回到桌前,神识一扫,信纸中的内容瞬间映入脑海,红唇微弯,露出一抹玩味的笑。

    百晓阁来报,大皇子私自背着武皇后,在暗阁下了一个单子,要在明日大婚之日,取走前来观礼的陈贵妃母子二人性命。